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南北苏丹战争考验中国石油战略

2018-12-14 00:22:55

南北苏丹战争考验中国石油战略

上周,有两个事件成为焦点:中国与菲律宾继续在南海黄岩岛附近对峙,南北苏丹战争考验中国石油战略,印度成功试射了射程可覆盖全中国的远程弹道导弹。

而对万里之外的非洲之变,国内的关注则较少:18日,北苏丹(注:为方便起见,以下称分裂前的苏丹共和国为“原苏丹”,现苏丹共和国为“北苏丹”)对刚刚从其分离出去的南苏丹宣战,南北苏丹战争爆发。

三件事的发生地看似远隔千山;然而,其中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背后都有同一只手,冲击的都是中国的利益,其中包括石油利益。

冲击中国石油进口链条

在南北苏丹,有中国公司参股了当地石油开采,有很多中国人在那里工作。战争威胁了中国的石油供应权益,也将海外中国员工的生命安全暴露在战火之下。对中国来说,南北苏丹可能成为“第二个利比亚”,甚至有比在利比亚更大的风险:中国在利比亚成功撤侨,并未参与石油上游开采,经济损失也大多停留在合同账面上,并非真金白银;而在南北苏丹,更多的中国工人在远离海岸、靠近冲突地区的内陆工作,撤侨难度极大;中国公司在此地的投入则是石油上游领域,投资周期长、见效慢,一旦有事,损失将难以估量。

在印度洋,印度连年军费飙升,去年更是“荣升”为世界大军购国,“烈火-5”导弹可以覆盖整个中国、中东大部分或半个印度洋。中国对中东的石油依赖不断上升,为此需要经营印度洋地区的外交;而印度的军事崛起,一方面满足了印度对“印度洋霸主”的渴望,另一方面则对我国的印度洋石油进口通道产生了威慑。

在南海,菲律宾长期觊觎我国领土黄岩岛,意在黄岩岛附近海域的石油。南海除了蕴藏巨大的油气资源潜力外,还是我国石油进口和贸易的主要通道之一。随着我国对海运进口原油依赖加深,炼化工业也形成靠海布局。无论是从石油贸易还是从石油开采潜力角度看,南海对我国的重要性都不言而喻。

从中东北非,到印度洋,再到南海,组成了我国石油进口从上游开采到海运再到下游炼化的神经链条。在任何一环上的病灶都会造成主体的疼痛。一周之内,三个事件,我国石油进口通道的脆弱已经暴露无遗。而南苏丹、印度和菲律宾的背后都有同样一只手——美国。

争夺石油:南北苏丹战争原因

回到南北苏丹战争问题上。此次战争全面爆发有三大原因:边界划分问题、资产分配问题和石油利益分配问题。边界问题是表象;资产问题也只是皮毛;石油问题才是核心。

尽管原苏丹南北双方曾交战数十年,独立后也剑拔弩张并已兵戎相向,但两国在石油领域却相互依赖。原苏丹大部分石油生产来自南方,但输油管道、炼油厂和港口却在北方。南苏丹生产的石油,需要通过北苏丹的管道输送到北方的炼油厂或港口。这种地理分布的“错位”是南北苏丹的核心矛盾,也是此次战争的根本原因。

2005年,原苏丹政府同南方签署了《全面和平协议》(CPA),结束了苏丹内战。根据协议,南苏丹在公投后从原苏丹分离,单独建国。然而,这份由西方主导的“和平”协议却没有划定南北双方的石油权益归属,也没有确定南苏丹石油过境北苏丹需要支付多少运费,为日后的战争埋下了祸根。

南北苏丹分立后,两国为石油运输费争吵不休。北苏丹坐地起价,要价33美元/桶;南苏丹则就地还价,直接还到1美元/桶。价差过大的背后,是长期敌对造成的不信任,以致双方都缺乏诚意。

为了征收南苏丹“石油欠款”,北苏丹作价处理了原属南苏丹的一批石油。南苏丹则以“慢性自杀”作为报复,宣布停产境内石油,摆出和北苏丹“同归于尽”的架势。4月10日,南苏丹军队攻占了北苏丹境内的哈季利季油田——该油田按照海牙国际法庭的判决属于北方,目前是2号区块的一部分,由中国公司参股的大尼罗石油作业公司进行开采。18日,北苏丹向南苏丹宣战,拉开了南北苏丹之间的战争。

战争进程分析

南北苏丹都属于贫穷的国家。其中,南苏丹约90%人口日均收入不足1美元,一半人口在温饱线下挣扎。而两国都依赖石油产业为主要收入,其中南苏丹石油收入更是占其财政的90%以上。

如此穷困,又严重依赖石油,怎么还敢发动战争?显然,答案不在国内。

非洲国家之间的战争,战争进程往往是大起大落。决定因素有两个:一是外部援助,一是军队士气。南苏丹背后有美、英等西方国家。因此,南苏丹不仅敢于断油,而且有实力进攻哈季利季油田。北苏丹背后则有海湾国家。这些海湾国家财大气粗,且挟在利比亚得手之威,意图主导大中东格局。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主导中东局势的“美—欧—海湾同盟”,是否会因苏丹问题出现裂痕?

到目前为止,北苏丹占据一定优势,因战争在本国领土进行,目的是保卫本国油田,也是保卫主要财富来源。20日,北苏丹已收复哈季利季油田。

不过,笔者认为,北苏丹宣称的“推翻南方政府”的目标难以实现。南苏丹军队目前正在进行正规化建设,武器装备、人员素质等已大为改观,已经不是当年的游击队了。而且,目前的南苏丹政府得到多数南苏丹民众的拥护。如果战争进入南苏丹境内,势必引起强烈反弹,游击队老兵也会大规模重新应征。此外,美国已经解除了对南苏丹的制裁,但维持了对北苏丹的制裁——也就是说,西方援助将源源不断进入南苏丹。

鉴于双方都无法深入对方国土,,在国际斡旋下,双方有可能在战前边境附近停战。尽早停战,回到谈判桌也符合双方利益。

加强海外政治风险评估

南北苏丹石油探明储量约有42亿~67亿桶,储量丰富。但是,高收益伴随的是高风险。这一地区长期战乱,使得西方石油公司不敢轻入。在我国对海外进口石油依赖度节节攀升的大背景下,在海外高风险地区从事石油开采是一着棋。然而,这意味着,一旦出事,就要付出高昂代价,包括财务、外交乃至人身代价。

财经研究院长期跟踪苏丹局势。笔者发现,美国智库对苏丹的风险评估工作做得十分到位。早在南苏丹独立之前,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就对南北苏丹局势做了全面评估,并分析了所有可能引发冲突的问题。以评估政治风险见长的美国“欧亚集团”则一直将南北苏丹列为高风险地区。这些风险评估为美国石油公司的决策提供了依据。

相形之下,中国同行在做海外投资决策时,缺乏良好的政治风险评估。一旦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其实,这些情况都是本该想到的——就需要收拾局面,造成被动。

笔者认为,南北苏丹战争提醒我们,在进行海外投资之前,必须做好投资目的国的政治风险评估,将维稳成本和退出成本(如撤侨行动)纳入总成本。在国家与公司关系问题上,应将国家战略与公司战略结合,将国家外交能力与公司财务能力结合。说到底,公司应为国家利益服务而非掣肘,国家应为公司提供后盾而非埋单。

至于应对当前的苏丹局势,笔者认为,中国应当积极劝和促谈,发挥大国作用;但是,也不能对积怨已久的双方迅速和解抱过高期望,乃至为当事双方火中取栗。应发挥非洲联盟在此的权威。

南北苏丹战争、印度导弹试射、菲律宾军舰与我对峙,一周之内的三个事件给我们敲响警钟:我们的石油进口通道暴露在威胁之下。根本的应对之道,在于从战略上设计海外能源布局,加强中俄、中哈、中土、中缅等陆上油气管线建设与相关的外交运筹。上游开采、管线运输与油气贸易“三管齐下”,共同保障我国能源安全。

分拣机厂家
惠州不押车贷款
成都个人贷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