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无上鼎炉 百九十五章 杂集(求支持)

发布时间:2019-10-17 18:37:46 编辑:笔名

无上鼎炉 百九十五章 杂集(求支持)

若説东西到手,不管得敢什么势力,他炎焱半都会一笑置之,要知道化的强者,纵是通洲殿的强大,也不见得能拿他怎么样,用他先前的想法,打不过老子还跑不过吗。

可是他除了用得罪通洲殿的代价得到了一瓶丹血,其它的东西却是都没捞到,现在面对段沧痕的威胁,他也不得不顾虑了,要知道让通洲殿吃了那么大的亏,他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跑是能保命,可安生的日子也是到头了。

只是,让他放弃丹血,不可能!这是他手臂化形的希望了,再丢去,炎焱半不敢想像自己为不为走火入魔。

狰狞的脸上布着木然的萧肃,炎焱半微闭火目,语气不无强硬的道“丹血你是别想拿回去了,至于老夫是不是玩金蝉脱壳,你白翼护法想怎么説都行,恕不相送!告辞!”

段沧痕心中所想,他自然是知道,无非是拿走千年火芝的人找不到,事情又必须找一个人负则,哼……老夫也不是吃素的!

沉声一断,炎焱半火翼巨震,呼啸的狂风咋起,数息之间便是消失在了段沧痕的视线中。

“哼……老匹夫,不管你是不是玩金蝉脱壳,都已经是犯我通洲殿的威严,不让你死,我段沧痕誓不为人!”怨毒的目光注视着火翼消失的方向,段沧痕灰袖中满是污血的手掌缓缓探出,狠狠一握将四周的空气都是压出破空的炸响。

断哼一声后,段沧痕转过身向着炎焱半相反的方向震翼向去,白翼如一道流光般迅速的滑过天际,也只是数息之间就消失在了山谷的边缘。

夜色再次恢复了寂静,原本因为两人强大威压的到来,而瑟瑟发抖的匍匐在地丝毫不敢动作的魔兽,也是开始呼吼活动起来,一切又是恢复于正常。

………………

墨尘离开岩浆海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一路向北,其间除了越来越多的魔兽活动迹像,让他偶尔应付,不得不小心翼翼之外,道也没有遇到其它的危险。

又是天际孤月升起,姣白的月光撒在连绵无际的山林中,远处山峰之上一头火狼兽昂首而立,对着银月发出呜呜的低沉吼声,山下的森林中,一时又是应声连片。

密林中一处月光撒不到的黑暗,杂乱的树木在这无风的山谷里看不到一丝响动,却是在某一时刻,一小片黑色突然毫无征兆的移动起来,只见它紧贴着树纵,在移过了几十米的一处开阔地带后,便是灵活的跳跃到巨石之下。

稳稳落地,一片黑色的物体突兀的站起,迎着姣白的月光,缓缓露出了一张有着清澈明眸的少年脸颊,正是已经赶了几天路了墨尘。

一身融汇夜色里的斗缝,让墨尘的行动没有引起四周任何魔兽的注意,少年满意的咧嘴一笑,脚掌轻踏石面,凌空一翻再次消失在夜色的树林之中。

初的时候,他也是撞有了几头特别难缠的魔兽,经过一番卖力的搏斗才得己脱身,在结累了不少的伤势之后,墨尘也是渐渐的摸清了十万山脉里魔兽的习性,在不断的调整自身的行动方式之后,现在他躲避魔兽的本事已经算得上非常高超。

无非就是几条“强大的神念外放,若是正前方有惹不起的魔兽,那就辛苦diǎn绕路走,若是前面的魔兽没有那么可怕,那就利用天鼎决赋予的强大隐敝能力加上他动作的巧妙精心,道也是一次又一次的避过麻烦。

也是因为这短短几日迅速练就的本事,让墨尘这个小小的成武二星,敢于在魔兽活动频繁的夜里继续赶路。虽然认定那些提前走的队伍会成为魔潮冲击的重要目标,但他依旧不敢放松脚步,毕竟他这一路走了那么长的行程,可是一个人的影子都没瞧见,这不免就让有心中的急迫更甚。

…………

十万山脉,一处幽深的阴暗天堑横躺在大地之上,阻断了南北两边的森林。此时的天堑之中,汹涌的潮水声不时传出,而定眼往幽深处望去,却是看不到一丝水浪的影子,足己想像这天堑的深度之可怕。

狭长的天堑之边,枯树与乱石林立,月光之下可以看到一堆在风中摇晃的火光,寂静的显出一丝清冷,往近一diǎn便可看到五个身着各色衣服的年轻男女围坐在火堆旁。

山风吹来阵阵清冷,围坐的三男两女却是不言不语,微垂的眼眉在火光的照耀下,可以看到每个人脸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皱眉愁色,各自沉默间气氛却越显压抑的不安。

“辰逸,这水已经连续涨了七天,还是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再这么等下去,説不定我们这次的历练就白废了,回去肯定被其他人笑话,我的提义先不管这深堑中的水流,我们绕道找别的路过去”在某一时刻,压抑的不安气氛突是被打破,一个身着绿袍,满脸都是年轻燥动不安的急色青年

,抬起急眉便是望向了坐在他对面的一个白衣青年。

听他出声,其它的几个青年男女也都是纷纷把头,一双双眼睛中都隐隐约约流露出期盼,在这时刻都有可能要人命的十万山脉,在原地空等七天,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承受能力来説,实在是太煎熬了。

被叫做辰逸的白表青年,发冠束成,凌角分明的脸颊看上去极为帅气,眉宇间是时刻散发着一股青年才俊方能看到的冷静成锐智。

众人的目光望来,他只是唇角微紧,依旧静静注视着火堆,眼眉中闪过的思绪让与他年纪相差不多的众人都读不懂。

沉默了半晌,就在对面那个问话的绿袍青年忍不住要又出口的时候,白衣青年辰逸手中的柴火落到火堆中,抬头扫了一圈众人,突是露出一丝阳光的淡笑道“再等一天,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被学院里那此那家伙嘲笑不嘲笑的问题,而是我们能不能安全的到达神凤谷与老师会合的大事,我身为队长必须考虑到安全的事情”

説着辰逸将目光投向坐他旁边一个一白色裙罗的女子,女孩面眉如画,精置的脸蛋上带着一抹少女特有的昏红,清丽无比。见白衣青年看过来,原本只是静心听话的娇脸上微僵,秋水般的眸子眨了眨,露出了一丝迷人的娇羞尴尬,女孩自然知道辰逸向她看过来是什么意思,心中娇叶的不喜道“这个死人不拿我的丑事来説就不行吗”

求支持,宝弟

淮安治疗阴道炎医院
庆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舟山治疗妇科医院
淮安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庆阳治疗妇科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