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想你时,你在心田

发布时间:2018-12-10 21:30:56 编辑:笔名
想你时,你在心田 每至清明,心中总会涌起淡淡莫名的哀愁。

飘泊激扬的心,顿时静得如一泓春水,荡漾着思念的晕圈,一圈圈,圈住过往。

我的意识里,丝毫没有奶奶的印象。

在那个医疗条件极度落后的年代,父亲的出生,却是喜悦伴泪水;大人与孩子的取舍转念间,奶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难产带走了奶奶,也中断了那段本应温暖的祖孙亲情。

儿时清明,母亲牵我上坟,指着荆棘杂草间那抔低颓的黄土说:那就是你的奶奶。

我大哭:不是的;小东的奶奶多慈祥,小亮的奶奶多疼人,可我的奶奶怎么在土里。

于是,母亲便跪对坟茔,哭述着奶奶的伟大。

奶奶的形象是模糊的,一如陌生人;但又是清晰的,一如天下所有的奶奶。

她的脸上刻满载着故事的皱纹,只要微笑着舒展一条,便拌落出哄我安息的精彩;她的眼里闪烁着温情的慈祥,能够包融我所有的过错,抚慰我所有的委屈。

她定会用勤劳的双手为我做出各种美味,用羸弱的腰身撑起全家的主张。

有奶奶的童年,定会快乐幸福。

清明,我净扫祖墓,烧一沓纸钱,向从未谋面的奶奶汇报:孙儿已成家立业,没有愧对祖宗。

见姨父一面,是在病房。

倍受胃癌折磨的他,已然从昔日的高大硬朗,摧残到瘦骨嶙峋。

病床上的姨父,脸色发青,呼吸憋促,高高的吊瓶维持着风烛之命。

姨母说,他的意识全然模糊,认不得人。

没想到,一面,却搭不上话。

几天后,姨父过世。

跪在姨父的灵前,泪淌心中。

姨父看着我长大,我便是在他的爱护、鼓励和纠偏中,一路,走上教师岗位。

姨父的话一直伴我成长:读书,才是咱走出大山的前途;问心无愧,才会一生安宁…… 姨父的葬礼很简单,没有吹打哀乐,没有浪费排场。

走得那末安静,一如姨父的为人。

姨父在村委会干会计几十年,过手的现金无数、账目如山,但从未在他手上流失一分钱、没有出现一笔糊涂账。

为此,他得罪过人,挨过算计,但他愣是原则不改,光荣退休,坦荡离世。

清明,我展转百里,斟一杯清酒,向领我走路的姨父表态:外甥借调政府部门,您是我的标杆。

玉龙车祸身故的噩耗传来,我在上班,一时就蒙住。

忽地后悔,那次骑车路上邂逅,仅是擦肩而过,相视一笑,为何不停下说说话呢。

听说就在几天后,玉龙骑车去女友家订婚,不幸遭受车祸。

年轻的生命,就此陨灭,匆匆结束了他本该灿烂的青春。

清明,我面向星空,哼一首悲歌,向情如兄弟的玉龙问安:飞奔吧兄弟,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

在清明这个思念的日子里,泪水又一次翻涌,为那飘舞漫飞的柳絮,为那纷扬零落的花瓣,为那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