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利过渡委宣布全国解放被指难把控全局

发布时间:2018-12-13 16:56:06 编辑:笔名

利“过渡委”宣布全国解放 被指难把控全局

10月23日,在利比亚班加西,一名女孩在车上挥舞执政当局旗帜。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副主席古贾当地时间23日在班加西举行的庆祝仪式上宣布,利比亚全国解放。 新华社李木子摄  【路透社利比亚班加西10月23日电】利比亚周日宣布全国解放。此前随着卡扎菲的被俘和身亡,他长达42年的独裁统治宣告终结,这个北非国家由此开始了向民主过渡的进程。  在全国过渡委员会大本营班加西举行的仪式开幕时,—名官员说:“我们向全世界宣布,我们已经解放了我们所热爱的国家。”  “过渡委”主席贾利勒在仪式上说: “我们已经实现了目标,赢得了胜利。”他还感谢北约和阿拉伯国家提供的帮助。  大批民众参加了这个仪式,并挥舞着三色旗帜。  【法新社班加西10月23日电】卡扎菲被杀三天后,利比亚东部城市班加西今天举行仪式,宣布利比亚从卡扎菲强硬路线的统治下获得全面解放。  本社一名说,基什广场举行的这个仪式在一片国歌声中开场,很多人挥舞旗帜,数千人见证了这一时刻。  【法新社的黎波里10月23日电】利比亚过渡政府一位高级顾问今天说,在与卡扎菲的太家族就安葬他的地点进行磋商后,过渡政府将把他的遗体交给他们。  艾哈迈德·贾布里勒对说:“(过渡政府)已决定把他(的遗体)交给他的大家族。他的家族经过与‘过渡委’磋商后,将确定下葬地点。”  “过渡委”官员还称,医学检查报告显示,难以确定卡扎菲头部的枪伤是由“过渡委”士兵造成的,还是由他自己的手下造成的。  【德新社开罗10月23日电】一家亲卡扎菲的站今天报道说,卡扎菲在被杀的三天前曾留下书信要求被安葬在其家乡苏尔特。据说卡扎菲于IO月17日写下了这个遗愿。该站报道称,他要求,一旦被杀,要根据伊斯兰教传统被安葬在靠近亲人的一处苏尔特的墓地中。  据说,卡扎菲还要求让他的家人,“尤其是他的妻子和儿女得到良好的对待”。  【路透社伦敦10月22日电】利比亚临时总理贾布里勒今天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时表示,他希望前独裁者卡扎菲没被打死,而是为自己的罪行接受审判。  贾布里勒说:“坦白说,我个人希望他还活着。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对待利比亚人民。”  贾布里勒承认,利比亚革命中有“一些有限的侵犯人权的行为”。  米苏拉塔靠“倒卡”争地位  【路透社的黎波里10月22日电】如今,兴高采烈的米苏拉塔武装人员深信自己是利比亚勇猛的革命者。他们把卡扎菲的尸体拖回了米苏拉塔。  米苏拉塔已成为针对卡扎菲的起义的象征。战争初刀期,它就落入叛军手中。虽然遭到卡扎菲军队的无情攻击和长时间围困,但它在整个战争期间都未曾失守。  米苏拉塔的武装人员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无可否认它是导致卡扎菲倒台的强有力的象征之一。而今,它已成为后卡扎菲时代的强大角色。  米苏拉塔的武装人员洗劫了卡扎菲在的黎波里的住所,然后将两件“战利品”运回了米苏拉塔。  显眼的战利品是卡扎菲蔑视西方的象征:一座金色的雕像——一个巨大的铁拳击毁美军战机。如今,这座雕像就竖立在轰炸期间被夷为平地的米苏拉塔的的黎波里大街上。雕像上被喷上了革命口号,并画上了利比亚的新旗帜。[1][2][3]下一页10月23日,在利比亚班加西,执政当局武装人员在街头庆祝全国解放。 新华社李木子摄  一位西方外交官看着这座雕像说:“我认为,的黎波里有些人可能希望把它要回。”  这位外交官暗指这样一个事实,即米苏拉塔的战斗旅在洗劫卡扎菲在的黎波里的住所以及把他的遗体从苏尔特带回米苏拉塔前,并未与临时政府全国过渡委员会的领导人商议。  这座雕像的右侧是另一个从的黎波里带回的重要战利品:从卡扎菲位于阿齐齐亚兵营的指挥中心的房顶上拆下来的一座大型雄鹰雕像。  一些利比亚政治分析人士认为,作为这个国家继的黎波里和另一个叛军堡垒班加西之后的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对其战后的影响力越来越有信心。在卡扎菲统治期间,班加西和米苏拉塔感到受到排挤。而今,这三座城市正在新利比亚争夺地位。  与卡扎菲遗体不一样的是,拳头和雄鹰的雕像是米苏拉塔打算把住不放的影响力的象征。  【路透社利比亚米苏拉塔10月22日电】今天是民众获准参观卡扎菲尸体的第二天。  与昨天不同的是,卡扎菲的尸体被毛毯盖住了,只有头露在外面,人们不再能够看到他身上的伤口和胸口的抓痕。  重要的是,本社一名曾见过尸体的说,卡扎菲的头被转向了左边。这意味着之前脸部左侧、就在耳朵前面的可以看到的一个弹孔现在看不到了。  卡扎菲头上的弹孔以及其他伤口有助于解开他的死亡之谜,看他究竟是利比亚新统治者所说的在交火中中枪身亡,还是如一些报道所表明的那样,被逮住他的武装人员打死。  “过渡委”难以把控利全局  【英国《每日电讯报》站10月22道】卡扎菲之死凸显出利比亚新统治者的一些弱点。  独裁者卡扎菲惨死的过程表明,利比亚目前根本没有政府,也不是一个拥有可行标准的国家,只存在一些民兵组织。  全国过渡委员会昨天很难得到卡扎菲的尸体,也无法与米苏拉塔民兵就如何安葬卡扎菲?达成一致。  大多数民兵组织以某个城镇为据点,在很大程度上是独立的。卡扎菲之死意味着将它们团结在一起的主要因素——反对卡扎菲的战争—一现在消失了。如今,各民兵组织之间以及民兵与全国过渡委员会之间争权夺利的苗头开始出现。 !  涉及米苏拉塔的纷争将特别激烈。港口城市米苏拉塔是利比亚第三大城市。它抵挡住了卡扎菲部队3个月的围攻,成为革命的英雄。在攻打的黎波里的战斗中,主要是米苏拉塔人攻克了卡扎菲的阿齐齐亚兵营。前一页[1][2][3]下一页他们自视过高,这是可以理解的。米苏拉塔旅的发言人苏莱曼·福蒂亚说:“革命是共同努力的结果。但我们应得到奖杯。”  他们希望得到的“奖杯”不是别的,正是他们的指挥官拉赫曼·斯韦勒希担任利比亚总理。  全国过渡委员会的确要解散了。贾布里勒以及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已经表示,利比亚将在8个月内举行选举,选举后该委员会将解散。8个月的时间足以使政治纠纷恶化为更加严峻的局势。  其他城镇也在争夺自己的份额。位于奈富塞山的津坦只有约7万人,在解放的黎波里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津坦希望得到两个内阁职位。班加西不愿过度庆祝胜利可能反映出班加西人对其在革命中地位的担忧情绪有所加剧。  【韩国《朝鲜》站10月21日文章】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是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合法政府。“过渡委”从反卡扎菲斗争开始到卡扎菲死亡,一直在发挥重要作用。  但也有人担心,“过渡委”内部势力之间的权力斗争有可能激化,利比亚民主过程不会一帆风顺。这是因为“过渡委”的轴心地位脆弱,而且利比亚具有很强的部落社会传统。“过渡委”武装部队总司令尤尼斯被内部势力暗杀,曾引发反对派势力的内讧。一些入主张,在革命动力消耗殆尽之前要成立新政府,他们要求在6个月至一年之内成立新政府。此外,国民缺乏民主选举经验也是一个不确定因素。

前一页[1][2][3]

超级三加一房卡
北京房产抵押二次抵押
划得来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