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从北京坐火车穿越西伯利亚组图

发布时间:2018-12-14 01:59:58 编辑:笔名

从北京坐火车 穿越西伯利亚(组图)

K19次列车外,等待告别的人们。国际联运列车会加挂餐车,各国各自负责境內路段。所以,该次列车会挂两节中国铁路的绿色车厢,一节是餐车,一节是乘务员所用。冬季行驶在西伯利亚铁路上,车厢里空荡,车窗外苍茫。陈宇欣 摄  此刻,正有一列国际旅游专列行驶在西伯利亚铁路上,8月15日,由“俄罗斯铁路-旅游公司”开通,从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喀山火车站首发开往北京,该旅游专列将在俄罗斯的喀山、叶卡捷琳堡、新西伯利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伊尔库茨克、乌兰乌德、蒙古国的乌兰巴托和中国的二连浩特停留。与该旅游专列不同的是,从北京出发前往莫斯科的国际联运列车,历史要长得多,从1954年开始的K19次国际列车,和1960年由中方承运的K3/4次列车每周仍有一趟从北京站定时发车,经满洲里到俄罗斯,或者经蒙古进入俄罗斯,带着中国的倒爷和火车旅游爱好者们开始一段壮美辽阔的旅行。  这就是着名的西伯利亚铁路,这条铁路的显赫在于,穿越乌拉尔山脉和西伯利亚针叶林地带、草原、森林、沼泽、沙漠等,地貌丰富,这是连接欧亚大陆的骨骼,《日瓦戈医生》、《西伯利亚的理发师》等都有关于它苍茫辽阔的描述。选择这趟列车的人,将一个星期的封闭时光也当作了旅行的一部分,这趟列车可以让人知道一个中国倒爷的辛酸,也会见识到成熟的旅行者…… 采写/本报 曹燕 专题摄影(除署名外)/本报 李飞[1][2][3][4][5]下一页K19列车每周六晚从北京站出发,由俄罗斯承运,从满洲里进入俄罗斯,开启西伯利亚之旅。  北京站台上的神秘国际列车  从一国坐火车去另一国,这不只属于欧洲漫游的专利,北京就有,50多年前就有,从北京站乘着K19或者K3次列车,坐着火车去莫斯科,这是一次无比漫长的旅程,往返运行15652公里,13个昼夜近300小时,是中国铁路旅客列车运行里程长的列车,  ■ 名词解释  西伯利亚铁路  西伯利亚铁路是世界上长的一条铁路,着名的旅游指南Lonely Planet有Trains-Siberian Railway指南,西伯利亚铁路,从莫斯科到符拉迪沃斯托克,也就是海参崴,被认为是正宗的西伯利亚铁路,全程9258公里,跨越8个时区,也就是说,符拉迪沃斯托克当地时间比莫斯科早7个小时。  这一趟需要7天时间,穿越乌拉尔山脉和西伯利亚针叶林地带、草原、森林、沼泽、沙漠等,连接欧亚大陆,《日瓦戈医生》里描述过有关于此苍茫辽阔的背景。   西伯利亚铁路主线有三条主要的分支:从西面说,条从西伯利亚南下进入哈萨克斯坦,去哈萨克首都阿斯塔那和阿拉木图;第二条,从贝加尔湖以东的乌兰乌德分出来南下,穿越蒙古,到达北京;第三条,从更东边的赤塔南下,由满洲里进入中国东北,穿越东北到北京。  对绝大多数国际旅行者,穿越蒙古到北京的支线,有吸引力,因为能见识蒙古和中国的风土人情。对中俄之间往来的中国商人和一部分旅行者来说,走满洲里更方便,因为省了蒙古签证。  K19次电气化改造  K3仍是煤动力  每周六23点,北京站站台,K19次列车,这是一列由俄罗斯承运的国际列车,红色的车体,上面用中、俄文写明:莫斯科—北京,以及中途经过的城市。北京客运段国际联运车队党委书记谢文起称,“俄方承运的K19次列车在奥运会之前由绿皮车换成了红色车体,这也是俄罗斯铁路方面电气化改造的结果,煤电两用,而中国铁路部门承运的国际联运列车K3次列车1995年购自德国,保留了绿皮车体,车厢内没有空调,动力来自烧煤,在西伯利亚严酷的冬天,厕所的下水道都会冻上。需要不断加煤,列车往返一趟需要大量的煤,以每个乘务员需要的煤量来计算,一趟列车上有27个乘务员,每个人往返一次需要4—5吨煤”。  23点钟,昏暗的灯光,漂亮的俄罗斯姑娘在站台上告别,车体上不认识的文字,车厢口等待的白人男子乘务员,这一切看起来都像是欧洲旅行中的某一个站台,但这里是北京站站台,国际联运列车的历史由来已久,在公众看来却颇为神秘。谢文起称,“俄罗斯承运的由莫斯科往返于北京的列车,1954年就有,那个时候还是到前门火车站,1960年5月24日,次由中国铁路部门提供客车并担当乘务工作的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K3/4次旅客列车自北京站开出。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开行的趟涉外列车。列车途经中、蒙、俄三国,往返运行15652公里,共计13个昼夜294小时,是中国铁路旅客列车运行里程长的列车。”前一页[1][2][3][4][5]下一页K19次列车会加挂餐车,各国负责各自境内的路段。  国际列车上的中国乘务员会自带一些食物做饭,在车厢加煤的锅炉旁就是小炉子。  如果中途停几个大站必须分别买票  从北京出发的国际列车不像欧洲铁路,不能一路走走停停看风景,全程对号卧铺,如果要中途停几个大站,必须分别买票,不能买一张票停停走走。当然,如果你是真正的旅行者,想玩得很透,那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买区间慢车,不对号的坐票,每次只走一小段路程,玩的时间很长,也没问题。但是会比较麻烦。例如说在蒙古、俄罗斯境内的火车票,一般需要当地旅行社代为购买。还有一点很重要,俄罗斯铁路局所管全俄罗斯境內的列车,不论在那一时区內,时刻均以莫斯科时间标识。中国、蒙古、俄罗斯所在时区不同,夏季时蒙古、俄罗斯会采用夏令时间。  ■ 特别体验  “换轨”———整个车厢被举起来换底盘  北京站俄语翻译钟先生介绍说,国际旅行者也是K19的一部分乘客,老外的旅游观念跟中国人不一样,他们觉得乘坐这趟列车本身,就是很有意思的旅行。有意思的部分就包括“换轨”,因为我国铁路铁轨是国际标准轨,轨距1435mm,而俄、蒙两国宽轨1520mm,铁轨宽窄不同。列车星期三早晨7:45从北京站出发,经张家口南、大同、集宁南、晚上8点多到达中国的边境检查站二连浩特,在这里护照会被盖上出境章,旅客需要填写(旅客行李)物品(申)报(海)关单,同时还要更换铁轨。因为换轨和边境检查,所以列车会在二连浩特停3个小时左右。晚上11点多火车离开二连浩特进入蒙古国。  “换轨”在“国际换轮库”里进行。中商国旅负责人王培贤曾乘坐过此趟列车,“整个车厢被举起来,我们旅客都在火车上,不让下车。后来,留在铁轨上的底盘,被侧面的钢丝带动,所有各节车厢的宽轨底盘被撤出来,另一端早已按顺序排好的标准轨距底盘,运动到车厢底下的指定位置。然后车厢整体被放下,和底盘连接好,再把车厢一节节拼接好。”因为车间里面的铁轨,同一道上有宽轨也有窄轨,所以两种底盘都可以自由来回。现在也有一些北京的自驾车来到二连浩特,“换轨”是他们比较好奇的节目。  乘务员的  “自助餐”  国际联运列车会加挂餐车,在入国境时挂上、出国境前卸载,由各国各自负责境內路段。所以,周六23点由北京开往莫斯科的K19次列车,中间会挂两节中国铁路的绿色车厢,一节是餐车,一节是乘务员所用。颇有意思的是,中国乘务员都会自带一些食物做饭,在车厢加煤的锅炉旁边就是一个小炉子。这也是稀罕的景观之一,属于北京出发、横贯西伯利亚铁路上的风景。  ■ 承运方说  8月1日起票价上涨约8%  ●谢文起,北京客运段国际联运车队党委书记  为了吸引客人,中国铁路承运的国际联运列车K3次列车,在北京—二连浩特这段路程上提供免费餐饮。总的来说,坐这趟列车的人不多,主要还是西伯利亚沿线和到蒙古国的客人,做生意的人,也有部分旅游者。春运的时候会满员,这趟列车也经过中国边境城市。  8月1日起,国际联运列车的票价也上涨了8%左右,火车烧煤消耗大。  对于普通乘务员来说,走这趟列车非常辛苦,以前走这趟国际列车的乘务员比较有荣誉感,是干部身份,现在这种光环也没有了。十三天的餐补今年上涨到293美元。本来今年有打算K03次列车要换新车,但是出了7·23动车事故后,计划就要延后。这趟列车的电气化改造,中国方面也考虑过,但是因为蒙古国的风沙太大,风沙会影响到发电等。前一页[1][2][3][4][5]下一页某站台上的过客。 陈宇欣 摄  列车就是西伯利亚游一部分  北京站站台,除了有密集地向中国各地延伸的铁路和行色匆匆庞大的铁路人群,还有一直延伸到国外的国际联运列车,列车上有一群特别的客人,他们中有真正的旅行者,选择国际列车本身,就是旅行的一部分。  沿途的人  倒爷和真正的旅行者  2010年初,22岁的陈宇欣做了一个决定,坐K19次列车从北京到莫斯科,再坐火车到芬兰赫尔辛基。冬天的列车有时候一个人能占据一个车厢。  在这趟列车上,你会遇到两种人。一种是做生意的人,例如陈宇欣遇到的福建做皮货生意的老陈,“西伯利亚铁路曾经是中国商人前往俄罗斯做生意的黄金线。老陈说在极盛时期,连卧铺的床单下面都塞满了走私的羊毛毯,边检时,为了保证货物顺利入关,商人们多会准备小额美金和物品塞给海关。小恩惠多了,自然也就把海关给惯坏了,以至于从受贿演变成索贿。”但近些年,西伯利亚铁路作为商人运输线的功能早已减弱,无事乱刁难的习气也自然转移了地方。遇到老陈这样的人,会对我国改革开放历史有个感性认识。  在西伯利亚铁路上,还有可能遇到真正的旅行者。陈宇欣就遇到了一位,英国人Phil,有教养、绅士、健谈,“他总能很轻易地在人群中辨别旅者。”Pill这次是从菲律宾过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香港、中国大陆,取道西伯利亚铁路,再去芬兰,沿着斯堪的纳维亚的海岸线走到距离英国近的一个欧洲港口,再坐渡轮回伦敦,从冬天温暖的地方跑到寒冷的地方。  ■ 旅行提示  每过一次国境要接受两次检查  跨过国境前,应停留在车上待边防人员检查完取回护照后再活动;跨过国境后会换另一国边防人员上车检查,即每过一次国境要接受两次检查。列车靠站时,乘务员均会在门口守卫,但仍须注意个人值钱物品;西伯利亚地区通讯不良,行动无法通联。  关于安全问题,北京客运段国际联运车队党委书记谢文起说,因为上世纪90年代坐K3的倒爷多,这趟车的上、下车管理比较松散,出现了1993年中俄列车大劫案。现在不一样了。很多做生意的人从公路、航空等分流了。国际联运列车上实行分段管理,北京-二连浩特一段,是中国在管,每趟列车上有两名乘警。到了蒙古国,是他们的乘警在管理。俄罗斯也一样。前一页[1][2][3][4][5]下一页西伯利亚铁路沿途的伊尔库茨克市,有很多教堂,色调明朗漂亮。  伊尔库茨克  临安格拉河而建教堂色调明朗  沿途的风景中,其中一站伊尔库茨克,是座美丽的城市,尤其是很多教堂,色调明朗漂亮。整个城市临安格拉河而建,像很多俄罗斯城市一样,有纪念卫国战争牺牲的无名英雄的纪念碑和长明火。这里也是游览贝加尔湖的主要出发地。  贝加尔湖  站台上小贩会卖贝加尔湖的熏鱼  贝加尔湖是世界上深的湖,据说深处1800米,这是两个大陆板块分离的地方,一个贝加尔湖的水量,相当于整个北美五大湖区的总水量,是全世界除了极地以外的淡水资源,集中了全世界20%的未封冻淡水。西伯利亚没有污染,贝加尔湖的水也很清,Lonely Planet旅游指南上说,晴天的时候,在湖里游泳的人向下看,会晕高,因为湖水一眼能望下去有几十米深。环贝加尔湖观光火车的一日游,是游客经常选择的项目,火车开得很慢。  如果你乘坐国际列车经过贝加尔湖,需要四个小时,在站台停留的时候,这里的小贩会卖来自贝加尔湖盛产的omul鱼,一种熏鱼。如果配合啤酒,味道不错。在西伯利亚铁路上,吃着美食看着贝加尔湖美景,还有俄国歌曲的伴奏,这样的时刻,听起来真是不错。  乌兰乌德  城市风貌富于民族特征  乌兰乌德城和其他俄罗斯城市有点不一样,城市风貌富于民族特征,这里的人是布里亚特人,有着蒙古人和俄罗斯人的血统。喇嘛寺庙穿插在市区建筑中,综合了布里亚特风情和俄罗斯风格,散发出一种有异于俄罗斯其他城市的文化。这里的地标是列宁广场,每一个俄罗斯城市都有个列宁广场和他肖像的存在,据说这里的列宁肖像是全俄罗斯的。  ■ 业内经验  组织国际旅游专列手续太复杂  ●邢海涛,中国铁道旅行社(集团)综合部主任  2004年夏天策划过一次北京-莫斯科国际旅游专列,需要车次、时间、外交、防疫等等各个部门的配合,说实话,俄罗斯的铁路部门很复杂,当时弄这个旅游专列费了很多事,报名情况不错,都反映说,沿路的自然生态很好,但是之后没有操作过,手续太复杂,没有什么利润。

前一页[1][2][3][4][5]

路基箱租赁
仿古门窗价格
改性环氧树脂胶